月间琉璃

【方邰/架空】愿君流光及盛年(章二)

·文已修

·私设成灾,人物关系变化,OOC预警

·有邢娜单箭头私设

———————————————————————————————

又过了两三日,些许是在府里养病待久了,方木觉着有些冷清无聊,再加上担心唐悠和阿展对寺内事务经验不足手忙脚乱,便在用完早餐后回了一趟辅安寺。一干人见到许久不见的方木都甚是惊喜,纷纷向他问好,几位熟一些的同僚还关心了一下他的病情。

“不碍事的,再坚持吃几天药就好了。”方木笑着回答,在办公的区域看了一圈没有见到唐悠也没有见到阿展,又问道,“唐姑娘和阿展呢?”

“在里面审通月酒坊案的犯人呢,大清早的就开始了,都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方木拜谢,便向着辅安寺深处的监牢走去。细细打听了一番,自从自己病倒之后,辅安寺没有接到大案,小案却是接连不断,虽是琐碎了些,却幸而不太难侦破,在唐悠和仵作的带领下,细细勘察了一番,顺着痕迹查下去,便锁定了罪犯。怪不得他们一次都没有到府上来过,方木默默感叹了一番寺内工作的辛苦以及几位朋友、朋友的“人情冷漠”,却不知是少卿边大人再三嘱托不让众人上府以寺内事务叨扰,影响方木养病。

不多时,方木下台阶进入了辅安寺的地牢,阳光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牢内长年不断的烛火。再通过几道门,拐了几个弯,便听到了唐悠的大嗓门,

“你说你与秦老板娘没有过节,那你为什么杀她?”

“呸,我才不信,老实交代!”

“不可能,酒坊的管事看到了你脚步不稳地离开,我们又在你客栈房间中搜到了匕首,人证物证俱在,你就不要浪费力气了。”

“怎么回事?”方木看到了审讯房间外站着的阿展,悄悄问了一声。

“方大人!”阿展惊讶了一声,指了指被审讯的犯人,解释到,“林老六。四天前的晚上杀死了通月酒坊的秦老板娘。隔天就被我们逮到了。但是很奇怪,他似乎从来不去通月酒坊喝酒,应该也不认识老板娘。唐大人正在审呢。要我看,上刑算了,就不信敲不开他的嘴巴。”

方木听罢,示意狱卒打开了牢门,盯着林老六看了许久,便示意审讯告一段落,让人将林老六带了回去,又对唐悠说,“我看他说的不像是假话。”

“怎么可能!”唐悠脱口而出,看着方木一副确凿无疑的表情又摇头、皱眉, “人证物证齐全,就是他没错。”

“我没有说你找错人了。他的确是凶手,但是他说不认识老板娘,也是实话。”

“那他是有病吧,和人没仇还杀了人家。你是不知道那个尸体惨得呦,从上到下全是窟窿。”

“仵作怎么说。”

“伤口深浅不一,最严重的心口两处,脖颈一处,脾肾处一处,腰腹处两处。有不少伤口是死后形成的。”

“看来不是职业杀手。上下乱捅一气说明他不熟悉人体。死后形成了伤口说明他无法正确判断死者的死活。这次极有可能是他第一次杀人。”

“那就更奇怪了,”唐悠跟着方木向办公的外堂走去,“又不是专业的,又和人没仇,他为什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杀人。”

“不知道。”方木简洁利落得下了结论,“反正他杀人的罪名肯定是落实了,你们先准备把这案子给明镜院报上去吧,再安排人仔细查查林老六,看看他和通月酒坊之间有什么人或者事可能间接连接起来。”

待到了外堂把相应之事一一吩咐下去,唐悠才面转轻松地同方木攀谈起来,“最近事儿也太多了,累死我了,这一个个的就不能安生过日子,消停一会儿吗。娜娜都找我出外郊游好多次了,没有一次能走成功的。”

“那你倒是回唐家庄继续做你的大小姐呀。你又不需要养家糊口。”

“那可不行,”唐悠得意地小小,“离了我,你们上哪找这么专业的评溯去。我这次可是靠着林老六留下的半枚脚印找到的侦破方向呢。再说庄子里的生意我都不感兴趣,也不想学,还不如待在绿藤做些有趣的事儿。”

“行。辛苦你了,唐大小姐。”方木随手翻了翻近期的案件进度,“这些案件都不需要评溯参加。通月酒坊的案件在阿展他们还没有摸清林老六和被害人的人际关系前你也不需要参加。明日休沐,好好休息吧。”

“久违的休息日啊!”,唐悠感叹了一句,拣了一块桌上的核桃酥边吃边说道,”听说北边的战事快结束了,邰将军马上要回来了。”

“是啊,府里总算又要热闹起来了。”

唐悠看了看方木,犹疑了一下终于问道, “你们俩怎么样了。”

“嗯?”方木有些不自然得顿了顿,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才回答说,“挺好啊。不过我觉得我在将军府叨扰太久了,准备搬出去。”

“不是,”唐悠又凑近了些,眼中闪着八卦得精光,“我说的是,你·们·俩·怎么样了。你找打我什么意思的。”

看着方木装傻,唐悠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口气,“我觉得娜娜挺喜欢邰将军的。”

“那挺好啊。邰伟从邢将军还是天卫右将军的时候就跟着他了,也算是陪着邢小姐一起长大的。邢小姐聪明又漂亮,虽然有时候咋咋呼呼的,但是性格直率,相比邰伟也是喜欢的吧。在加上车骑将军府的家世背景,俩人也算是天作之合。”

看着方木一脸认真分析俩人结缘的种种优点,唐悠实在有些“生气”,“你弱冠之年便拜辅安寺司直之职,先不说你住不住寺里分配的屋子,就是靠着俸禄找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也不是件难事。但是看看你现在,一个大老爷们,还死皮赖脸地住在别人府上,你敢说你没有私心?”

“所以等他回来,我就打算搬出来了。”

“方、木!”唐悠实在“气极”,娜娜是我的好姐妹,按理来说我是该帮她不该帮你的,但是……唉……怎么说呢,“唐悠有些烦躁地用手指卷起自己的辫子又散开,“娜娜虽然和你认识但是毕竟不了解你,我进辅安寺时间也不长,但是毕竟和你熟一些……所以我觉得吧,我就是……不愿意让自己的好姐妹……啊也不是,毕竟你们俩也没有在一起……好吧,”唐悠深吸一口气,“反正我觉得邰将军喜欢你你也很喜欢邰将军所以我不想让娜娜陷入一段会让自己难过的感情所以拜托你们俩能不能早点说明白好让娜娜趁着还没确定自己的感情干干净净地把这一段乱七八糟的心思断了。”

“我先回去了。邰伟和邢小姐这事我觉得挺好的,等邰伟回来了,我让他多陪陪邢小姐。”方木自顾自地把茶盏放回桌上,起身便往外走。

 “那你就打算替将军府养小孩吧!”

送走了方木,唐悠“啪”得把自己摔到椅子上,开始纠结起怎么和邢娜讨论她的感情问题。

 


评论(1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