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间琉璃

约客脑洞填充,没想好题目-_-#


艾格西蹲下身,顺了顺小狗的毛,然后看着JB欢快地跑到沙发旁站定才回过身,用左手调了调手边的红茶。因为还烫,只是小小地啜了一口,佛手柑的香气很浓,实是好闻地紧。艾格西又瞅了瞅柜子上的咖啡罐。那咖啡是哈利上一次去维也纳开会时别人送的,实是中的精品,可惜夜已深,艾格西只好放弃—

“你再敢半夜喝咖啡,我就把你的头发都揪下来,和梅林作伴去。”

自艾格西历尽波折终于接下了加拉哈德的位置,他已经很少有等人的经验了。多数时候,都是哈利在家等着做完任务回家的艾格西,一路奔波,最累的倒不是在路上,而是夜晚看到点点明亮的灯光,灯光下模糊的剪影,还有声声犬吠的时候。推开门,电陶炉上还炖着的红菜汤或是烤箱打开时带着诱人香味的烟,总是让艾格西能在一瞬间彻底放松。

打开电视,舒服地在沙发上躺下;小狗已经习惯性地跳上了沙发,趴在艾格西的身边。才九点,哈利至少还要两个小时才能到家。艾格西翻出夹在沙发缝中的遥控器,百无聊赖地开始刷频道。艾格西挑到了一个好日子,有个频道正在播一个关于艾迪·爱德华兹的电影。看着休发了酒疯后爬上了九十米台,然后一冲而下,艾格西不禁撇撇嘴—衬衫?牛仔裤?你是认真的么?

电影渐入高潮,虽经奥委会各种刁难,艾迪还是成功站在了奥运会的比赛场上—
“叮。”艾格西拿起手机看了看,哈利已经到达了伦敦,但是要先去一趟裁缝店再回家。艾格西漫不经心地回了一个”好”字,又抱起JB投入了电影之中。

”咚咚咚”前门好像响了?谁大晚上还没事地做推销啊,让他等着吧。艾格西眼睛紧盯着大屏幕—艾迪要去尝试九十米台了。
“咚咚咚”又响起了敲门声。艾格西舍不得放下眼前的电影,只好大声地喊道“等一下!”

“耶—”艾格西看到艾迪完美落地,不禁也激动了起来,把JB举高,大喊起来。只不过,这大喊戛然而止—在看到哈利之后。

”诶?!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艾格西把小狗放到地上,赶紧跑了过去。
“我都敲了好几遍门了,可惜某人不肯给我开门,我只好…”
“诶呀诶呀,没有啦。”艾格西手忙脚乱地缠到了哈利身上,“要吃什么宵夜?”


照例废话时间:
听说今天入伏?宝宝先撤了hhhh
(我也不知道算寒假还是暑假)回来其实每天在浪...晚上陪老妈老妈狂看电影
飞鹰艾迪上映了这么久宝宝终于看了,休叔真的好逗啊哈哈哈哈;艾迪的老爸老妈要不要这么可爱;明明是一部煽情片结果拍成了逗比片,导演我给你打九十九分,多一分怕你骄傲
这是今天在香港转机时写的,我知道很短很糙,琉璃就道个歉,赶紧溜走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