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间琉璃

仍然没有想好标题·2

那天哈利并没有在加里的房子逗留很久,他只是喝了一杯茶,和加里聊了会儿天,然后又一个人回到了喧嚣的宴会。

真吵。哈利从侍应生手中接过一杯苏打,皱了皱眉,接着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这种盛大的宴会对于哈利来说应该是家常便饭了才是,但是直到今天,哈利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不喜欢却适应这种环境。在场的名门望族他大多数都能叫得出名字,也明白那些家族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这些联系毕竟是父母给予的:“哈利,这是詹妮弗夫人”“哈利,这是威廉,伊恩爵士之子”“哈利,这是切斯特爵士”。这是他从小的社交生活,充斥着名字、头衔、家族和名望。还是小男孩的时候他曾经天真地以为自己离了家就会认识更多不同的人,却没想到,到了公学还是摆脱不了上层阶级的命运。

“哈特少爷,” 就在哈利胡思乱想之时,他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却是被略带调侃地说了出来“我终于找到另一个和我一样对宴会感到无聊的人了。”

“哈利,”他指了指那个男生手中的酒杯,“你看着可不像是能喝酒的年纪。”

对方没有理会哈利的指责,耸耸肩,“你觉得我想是那种会被规则束缚的人吗?“说着他和哈利握了握手,“梅林。”

“梅林?”哈利挑眉,然后用肯定的语气说道,“这不是你的真名。”

“当然。”说着梅林指给哈利不远处的一个男人,“对,就是那个秃子。那是我父亲,在美国工作。”说着他转向哈利,“你知道电脑吗?”

“电脑?”哈利点点头,又摇摇头,“听我的父母提起过。”

“我在第一眼见到电脑的时候就明白,”梅林自信地说道,“我要成为一个现代的魔法师,而电脑就是我的法杖。”

于是在男孩热情洋溢的演讲之下,哈利先是被普及了一番电脑诞生史,然后是电脑将如何改变历史云云。就在梅林冒出一大堆专业名词的当口,哈利赶紧插了一句,“你有很多平民朋友吗?”

“平民?”梅林先是看起来疑惑,然后恍然大悟一般,“当然有。那是美利坚合众国,可不是大英帝国哈特少爷。”

见哈利不说话,梅林叹了口气,然后说道,“除了出身,我们没有任何区别。上流社会的人可以粗鄙,平民也可以优雅。时代已经变了。”说着他点头对不远处的父亲做了个回应,然后对哈利说,“下次见,哈利。”

 

那天之后,哈利觉得自己的生活彻彻底底改变了。在造访加里的间隙,哈利也会去拜访梅林。梅林是个话不多的人,却在谈论到电脑的时候变得滔滔不绝——虽然每次梅林的演讲都以“哈利,你懂了吗?没懂?没懂也没事”结束。

圣诞节的前夕,梅林要和父亲一起回老家。哈利到火车站送别了梅林,然后第一次,他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朋友”。待火车鸣笛离站,哈利意外地遇到了刚从健肺村回来的加里。

“送朋友?”加里拎着一个不大的皮箱,看起来精神很好。

“恩。”哈利点点头,“他叫梅林。要回苏格兰和家人一起庆祝圣诞。”

“梅林!”加里没有掩饰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他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两声作为掩饰,“你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那个地方怎么样?”哈利和加里一边向外走,一边问道。他故意省掉了那个村庄长得吓人的名字。

“兰韦尔普尔古因吉尔戈格里惠尔恩德罗布尔兰蒂西利奥戈戈戈赫。”加里有些“认真”地纠正道,“哈利,你有时间可以学学威尔士语。这个名字据传可是一个裁缝突发奇想造出来用来羞辱英格兰人的呢。”

哈利听完加里一口气念完了一长串名字,大笑,“那可真不好意思,我是个纯粹的英格兰人。”

“我也是。”加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威尔士语是那个人教我的。”

“那个人?”

“对。但他也是个正得不能再正的英格兰人。”

“好吧。”哈利耸耸肩,“也许你以后也可以教教我。”

“当然。”加里微笑。说话间,俩人已经走到了加里的家,加里掏出钥匙打开门,侧身让哈利先进了屋,“我走之前把冰箱清干净了,哈利你看看橱柜里还有没有茶。我先去放一下行李。“

 

然而,就在哈利给自己泡茶的时候,他看到了放在茶匙一旁的眼镜。那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加里时加里戴的眼镜。哈利拿起它,随意地看了看,却意外地发现镜片和镜架的连接处有一个不起眼的按钮。他好奇地按了一下,镜片上便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数字和符号。他又按了一下,那些符号又消失了。

“哈利。”

哈里回头,是已经换了一套家居服的加里。哈利赶紧放下眼镜,拿起刚刚泡好的茶,支支吾吾地说道,“呃,我只是看到了。然后…“

出乎意料的事,加里似乎一点儿都没有生气,“这个眼镜,嗯,怎么说呢,比较特殊。不过以后梅林会告诉你的。”

“你和他认识?”

“不。”加里说着接过哈利给自己泡的茶,“他不是对电脑感兴趣吗?所以你总会知道的。待会儿我要去一趟超市,今天你是要留下吃晚饭呢还是回家吃?”

 

如果哈利留下吃完饭,加里一定亲自下厨。加里一直自称自己是东伦敦出来的,但是让哈利奇怪的是,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从小受过良好家教的人。虽然因为已经相处了很久,加里会偶尔流露出一点不那么贵族做派的口音和行为,但是他在哈利眼中,一直都是一个最为平衡的存在。他了解平民生活,也深谙贵族习性:他能够在完美的餐桌礼仪和随意的酒吧习性中灵活转换。他能够说一口地道的考克尼音,也能够说一口标准的女王英语。在交谈中,他甚至能从新旧世界的葡萄酒谈到不同口味的炸鱼薯条。

哈利一开始还只是偶尔因为下雨或是聊天聊得太晚而在加里家吃饭,但是渐渐地,随着两人越来越熟,哈利留下用晚餐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和加里吃饭一直都是一件颇为享受的事。加里似乎去过很多地方,不仅是英国或是欧洲大陆,而是几乎踏遍了世界上各个角落。日本的樱花与温泉、新西兰毛利人的歌声与舞蹈、热带雨林里聪慧的园丁鸟。但是,奇怪的是,作为另一个影响颇大的世界大国—美国,他从来不提。

“我能留下来吗?”哈利神使鬼差地提了一句,然后又赶紧解释道,“爸爸妈妈去意大利了,后天才会回家。”

“当然可以,”加里笑了笑,又叉起一点儿沙拉,“我待会儿帮你收拾客房。”


TBC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