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间琉璃

你比夜晚更温柔(一发完)

*如果有GN发现我失踪了好久,那么原因是——琉璃现在“死在”期末一堆烦心事里了,今天小伙伴们都在city偶遇跑男,我在家里做作业做到手痛(右手真得莫名得很痛,嗷嗷嗷)

*我知道@HEU無 的生日过去很久了,但是这其实是给阿无的破蛋日贺文啦啦啦~最近脑子真得不是很好文字码的很短请见谅╮(╯▽╰)╭


并不是每个远离伦敦的夜晚都是难熬的,比如现在,华灯初上,艾格西拿着手中的行李箱搭乘上了回家的飞机。

神经紧绷了一星期之后,突然将自己放松在了一个安全又可信任的环境,艾格西才发现自己有些累了。解开领带又松开了几颗纽扣,将自己完全放松在机舱座椅上,手中是一杯刚泡好的伯爵茶,眼睛则透过明净的舷窗观察着阿姆斯特丹一望无际平原上的点点灯光。

在大风肆虐中,飞机终于晃晃悠悠地上了跑道,不多久,虽然重心上下悄悄一晃,耳边轮胎与跑道摩擦的声音骤然停止,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窗下的灯光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小。如果我在地面上,艾格西心想,一定是那个看着飞机闪光离开的那个人。

待地下再无景物之后,艾格西轻轻将头靠在背椅上,轻轻地打了几个哈欠之后闭上了眼睛。他想象着JB扑上来或是绕着自己裤管转的样子。它也许也累了,但是还是那么高兴看到我。艾格西不由得笑了笑,它有一双有灵性的眼睛,每一次滴溜溜地转呀,就让人忍不住多抱抱他或是多给一点小零食。艾格西还记得最初见到它的样子,又小又蠢,但是当它趴在自己胸前的时候,却总是让人不忍心责骂它。每一次在家的时候,它总是活力四射的样子,自己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每个自己在家的早晨它都会扑上床,把赖床的自己拖起来,然后咬着自己的裤管把自己拉去洗漱。幸好JB个小看不到酸黄瓜先生,不然非吓到不可。艾格西一开始也尝试着关门、锁门将JB拦在门外而让自己睡个舒服的懒觉,但是不知为何,JB就是想尽了办法将自己从床上拖起来。然而就在艾格西已经适应了小巴哥的这一行为之后,一个早晨,他终于明白了JB这一行为的原因——哈利将早餐端上桌,将JB的苞米面和碎牛肉放在一边儿,然后笑着对它说:不行,JB,等艾格西起床。

“哈利。”艾格西的喉间微微震动,这个名字就如同水一般轻轻流了出来。他能想到哈利高兴时微微上扬的语调、愤怒时压抑阴沉的声音、思考时平缓越不急促的语速,还有每一次在昏黄的灯光下,他的吻间,温柔地能滴出水、让人酥软的呢喃。当我推开大门的时候,他会在做什么呢?他会在书房对着各种报告皱着眉吗?或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趴在腿上的JB一起看着电影?或是在厨房忙活,为自己准备迟了太久的晚餐?待在自己忙着吃饭的时候,哈利总会先整理自己行李箱里的衣物,然后倒一杯红茶,坐到自己的面前,然后静静地听着自己在任务中遇到的惊喜或是惊险的事情。这个时候他总是笑着的,即使偶然自己忽视了餐桌礼仪,他也只是稍稍挑挑眉,而自己,艾格西抽了抽嘴角,自己总是变本加厉地挥动手中的刀叉。

“你回来了,这就够了。”哈利总是这样说。

所以每次飞机起飞的时候,艾格西总是告诉自己:我回家了,我回家了。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