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间琉璃

Illumination 02

那是哈利的唇,轻轻地刷在自己的眉间、眼睑、脸颊,自己最后,自己终于尝到了他的味道。

“Sweetheart…”他轻轻呢喃,而温柔的轻抚更是让自己止不住颤栗。那和洛克希不一样,和所有自己交往过的女孩子都不一样。

“等、等、等一下。”艾格西想要狠狠责备自己的不合时宜,但是…作为一个直了二十多年的人来说,实在有些感觉超负荷运载了。

“怎么了?”哈利撑起自己,疑问地看着艾格西。

“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一个同事让我给他打个电话,关于学校的事……”艾格西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没敢看哈利的眼睛,随意地套上衣裤就向客厅走去。

“好吧,”哈利似乎相信了艾格西蹩脚的借口,“别熬夜得太晚。”

“嗯。”艾格西随意地应了一声,便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逃也似地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艾格西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迷迷糊糊地看到阳光洒满了有些凌乱的屋子,睡相极差的自己早已让被子牢牢地裹住了自己的身体,直到看到床头柜上的早餐和纸条,才终于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艾格西“咚”地一声坐了起来,将早餐盘放在自己的腿上,一边啃面包一边读起了便笺。便笺并不长,艾格西却读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直到自己忘记了手中的面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几行好看到过分的花体。

艾格西哀嚎一声,胡乱揉了几下还是乱糟糟的头发,然后终于接受了自己搞砸了一个本应奇妙而美好的夜晚的事实。

 

“叮咚——”门铃声适时地将他从沮丧与不安中救了出来,艾格西拖着疲惫的步子打开了门。

“Surprise!”是洛克希,永远美丽动人、活力四射、火眼金睛的洛克希,“怎么这幅样子?不欢迎我吗?”

“没有,”艾格西还是很困惑,“你怎么来了?”

洛克希进了门,将甜点放在了桌上,“我大概只是习惯性地过来了吧。不过也没关系啊,我不是说了吗,就算分手了我们还能做朋友啊。闺蜜,你知道的吧。”洛克希一边说着,一边熟门熟路地从碗柜中拿出碟子和刀叉,“如果你还在为我和你分手的事情伤心,就让这些蓝莓芝士来解救你吧。”

艾格西看着认真地切着蛋糕的洛克希,突然意识到,也许洛克希是对的,有些事……于是艾格西深吸一口气,决定和盘托出,“我昨天遇到了一个人…”

“哇哦,”洛克希没来得及放下刀,就转过身看着站在一边的前男友,“我就说你是弯的。昨晚怎么样?”

“额…他很辣,但是…”

“但是?”

“我们没做,就是这样。”艾格西摊开手,“拜托我就是觉得很奇怪!”

“你总会习惯的,蛋仔。”洛克希白了他一眼,将一盘蛋糕交到艾格西的手上,“也许你可以先私下试试。喂!你都决定变弯了就得做好一切准备啊!上面那个?算了,我觉得就你这样子,注定是下面那个。对了,那人是谁?”

“哈利。哈利·哈特。”

洛克希差点噎住,“哈特教授?”看艾格西不说话,“你认真的?”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自觉自己音量不对,艾格西赶紧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洛克希,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你父亲知道吗?好吧,看来是不知道。哦天啊!“洛克希喊道,“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哈特教授!特别是我明天还得去见他!“

“你认识他?可你不是学艺术的吗?”

“但是我前年去洛杉矶的时候恰好遇见了他,感觉很投缘就……我学艺术没错但是不代表我不可以对文学感兴趣呀。所以我经常去和他聊天。现在我的工作室正在进行一项‘艺术街角’的活动,就是在街角搞点涂鸦然后配几行文字。我选了一些正想让他帮我把把关呢。可是现在,艾格西,”洛克希张牙舞爪地掐住他,“你毁了我们的约会!!!!!”

“这又不是我的错。”艾格西嘟囔道,却听见洛克希接着说,“为了弥补我的心理创伤,你得帮我去画画!”

“所以这才是你来这里的目的,”艾格西“痛心疾首”地说道,“来压榨我!“

“好啦好啦,”洛克希拍了拍他的肩,“哈特教授单身好多年了,要不你帮我画画,我帮你追这个黄金单身汉?”

“洛克希,别闹了。”艾格西叹了口气,“这就是一夜冲动罢了,我又不一定是弯的。”

“你—”洛克希气急,随手抓下一根自己的钢丝发夹,将它掰弯,递给艾格西,“你给我掰直试试?”

 

TBC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