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间琉璃

缺一不是不完美(一发完)

→安迪只是安迪,吉米只是吉米,这是另一个宇宙的澳网法网温网和美网

→任何错误都是我的错

→哈蛋网球AU,感觉自己这个AU已经写过不少了,有时间得整理一下QAQ

→前两天的脑洞,虽然最后写出来的还是有一点点区别

→  @Nonsense.  发现有个看网球的小伙伴好激动!

→写完这文就要开始HOI(思想史)的Essay了呢~Fighting!

→虽然阿喵貌似不看网球也不知道对这AU有没有兴趣但是还是要说一声生日快乐 @抖S喵(ฅ●ω●ฅ) (我就是故意把你放在最后哼~)



 

结束了。

哈利站了起来,尝试吸引场上艾格西的注意,但是艾格西却像是场边没有这个包厢一样,和对手与裁判握过手后,直接离开了场地,向更衣室走去。

“让他静一静吧。”梅林挡住了哈利的脚步,“准备一下新闻发布会。”

 

“哈特先生,对于安文的爆冷你怎么看?”

“哈特先生,请问安文爆冷是因为有伤吗?”

“哈特先生,你认为安文的爆冷是什么原因?”

“哈特……”

密密麻麻的记者,密密麻麻的麦克风,哈利看了看身边已经空了十五分钟的椅子,终于打破沉默,“一年以来,艾格西的状态一直很好,这就是所有问题的回答了。”

“但是……”

“没有但是,”哈里站了起来,扣上了西服的纽扣,礼貌地说道,“相比于成绩与比赛,我更关心艾格西本人。抱歉,我得离席了。”

“这不符合规矩!“台下的梅林轻声嘟囔着,对洛克希抱怨道,“又要靠我灭火了。”

洛克希却是摇摇头,提醒道,“哈利是艾格西的教练没错,但还是男朋友,你记得吗?”

 

“哈利?”洛克希陪着梅林和媒体周旋了许久,才筋疲力尽地回到酒店,却只在酒店的咖啡厅里看见哈利一个人,“艾格西呢?”

“他给我发了短信,说和安迪、吉米在一起,”哈利的语气里满满地都是担心,“他说让我暂时不要给他发短信或是打电话。”

“可是现在都七点了,”洛克希看了看手表,“他不是总是和你一起用晚餐的吗?诶?安迪!“洛克希向入口挥了挥手,“艾格西呢?”

“艾格西?对了,他还好吗?”

洛克希睁大了眼睛,“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看到安迪一脸困惑,哈利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拿出手机拨打艾格西的电话。“他关机了。”哈利放下手机,向电梯走去“你们先吃饭吧,我去找他。”

“等等!”洛克希赶紧叫住他,一边在手机里打了几个字,“说不定回伦敦了。”说着将推特上打着“#安文”的页面给他看,“有人在机场看见他了。”

“安迪……”洛克希有些为难地看着他。

“没事的,快回去吧。”安迪很大度地说道,“好好安慰安慰他。”

“祝你好运,还有吉米。”洛克希说完,一甩马尾,和梅林一起赶紧追上了哈利的脚步。

 

饶是一行人心急如焚,还是得经历8个小时漫长的飞行。头等舱各项优质的服务与空姐甜美的笑容也无法驱散哈利心中的阴云。

正如他本人所说,艾格西今年的状态异常地好,已经接连拿下了澳网、法网与温网,只是这次在纽约,老天爷似乎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自从与艾格西真正熟识,哈利就知道这个男孩子是个网球天才。和自己曾经合作过的运动员们都不同,一开始,艾格西对自己毫无信心,每次训练后都是一副做错事了的样子看着哈利。即使自己陪着他参加了一场又一场比赛,磕磕绊绊地终于稳住了脚步,在自己面前,艾格西仍然对自己的水平毫无自觉,天天念叨着“有朝一日超过哈利”。直到几年前艾格西在澳网拿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满贯,面对着媒体才终于自信起来。而两年前艾格西眼角抽搐地在镜头前公然表白的画面到现在还是粉丝们孜孜不倦地谈论的话题。

“联系上他了吗?”哈利侧身问坐着走廊对面的梅林的洛克希。

“他手机还关着,米歇尔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洛克希说道。

梅林阻止洛克希继续说下去,对哈利说道,“飞行时间还长着呢,现在都是纽约时间的半夜了,你还是睡一觉休息一下吧。”

 

当播音777终于着陆在希斯罗机场,哈利也没顾得上拿行李,在机场打了一辆车就向自己位于肯辛顿的家飞驰而去。

 

“艾格西!”哈利也顾不得绅士风度,下了车赶紧冲进家门,却没有丝毫艾格西的身影。拿出手机拨到米歇尔家,虽是谢天谢地终于接通了,却被告知“艾格西没有回来”。

而正在哈利开车驶向训练场的时候,洛克希打进了一通电话,“哈利,艾格西没有回伦敦。”

“什么!”哈利赶紧将车停到路边。

“他在温布尔登,西尔维娅给我打电话说她早些时候在球场看见他了。确定是艾格西。不过西尔维娅告诉我,”洛克希接着说,“艾格西马上就会回伦敦,你不要担心。”

 

而正当哈利挂下电话,他听见前门传来了轻声开门的声音,不久,艾格西就一脸疲惫地出现在哈利面前,“哈利,”他抢先说道,然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我去了温布尔登。”

“我知道,”哈利也坐到了沙发上,轻轻揽住艾格西的肩,“还好吗?”

“不好,”艾格西把脸埋进哈利的肩膀,“我从没想过在第一轮输。”

“没什么大不了的,Honey,”哈利轻轻吻了吻艾格西的额头,“不过是爆冷罢了,你还年轻呢。而且,你已经拿到全满贯了。”

“这不一样!”艾格西呜咽着,只是重复着,“不一样,不一样。”

“There, there,”哈利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拍着艾格西的肩膀,“你在我心中总是最完美的。”

“可是,我原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艾格西赶紧住了口,声音很轻却还是引起了哈利的注意。

“原来?”

“我……”艾格西和哈利扭捏了半天,却在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从哈里怀里出来的时候没管住嘴巴,“我原来还想着一年拿个全满贯在你面前嘚瑟嘚瑟顺便求个婚呢。Oops。”

哈里有些意外,而艾格西也被他盯着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坦白道,“当我拿下了温布尔登的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哪知道……”

“所以你现在不想和我结婚了吗?”哈利摩挲着艾格西的手指。

“没…没有…我…我…”艾格西支吾道,却在不经意间敢到有个凉凉的东西爬上了他的无名指。他惊讶地看向了哈利温和却不容置疑的眼睛。

 

第二天,各国记者们终于在伦敦等到了加里·安文的新闻发布会——可惜无关美网一轮游,而是自己的婚讯。

 

FIN


评论(6)

热度(32)